好去告我们老师吧?”“靠

 新闻资讯     |      2020-06-05 08:17
楚家老太太的寿辰之宴从中午就开始了,但主宴还是要摆在晚上,整个宴会大厅分成了三块,中间当然是老太太庆寿之地,傍边一处则是招待一些远亲朋友或是其他的一些宾客,另一块稍小点的地方则是些毛头孩子,也都是各家子女孙孩之辈的小孩,而且整个招待事宜楚放山居然全部交给了大孙子楚天成全权负责,别看天成才是个15岁的半大小子,可从其言行、安排、布置来看,各个方面都妥妥当当,条理分明,已经隐隐透出其爷楚放山的大家之气,前来查看的韩衣雪也是暗暗点头,默赞不已。此种场合,当然也少不了天风、天域,天域随着年龄的增长,脑域的逐渐恢复,虽然心智还没完全开启,但至少从外表已经找不出当年流着鼻涕、口水的一脸傻相,相反却体格匀称,筋骨舒展,如果仔细观察,还能从其言行看出来那么点‘禅’味……不过天域还是习惯跟在二哥天风的后面转,天成的少年老成,也只有天风能和自己玩到一起,再加上二哥天风整天精力旺盛,除了上学读书,其他什么上房揭瓦、挑衅打架等等,那是样样精通,用他自己的口气说:“随心所欲,每天精彩无限!”对这个宴席早感到无聊的天风找了机会,带着天域就溜了出去,一路玩耍到了楼后的中庭景观浅水池边,正准备叫着天域就下水抓金鱼去,没想到却看到了已经有两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大的一男孩一女孩站在了傍边赏鱼,以天风从小就大条的神经和奶奶的宠爱,当时就毫无顾及的夸张说道:“啊~~原来已经有人在这里‘谈情说爱’了啊!小三子,看到了吗,泡妞就要趁早,否则等我们长大了就迟了,你看人家下手多快!”“二哥,什么叫泡妞啊?”“真是个傻子,这都不懂,就比如一个男孩非要和一个女孩在一起,在一起后了,就可以亲亲嘴什么的,暂时也讲不完,反正好处可多了……”“哦,那像大哥那样,有,有好多女孩非要和他在一起,这个,这个叫泡什么?”“哎呀,你好烦啊!管他泡什么,我们还是先抓鱼……”这两兄弟自说自话地胡言乱语早就把先来的那个男孩给气坏了,他首先低头向女孩问了声:“妹妹,哥去揍那俩小子,你没意见吧?”见自己妹妹一脸平静,也不说话,遂走上前,挥着小胳膊,道:“喂,小子,你胡说什么呢?敢说我和妹妹的坏话,是不是找打啊?”“哇,你们是兄妹啊,晕,那干吗搞的这么亲密……”天风不屑一顾的说道。“靠,小子很嚣张吗?那个学校的,有没有听过圣育中学的霸王超?”“霸王超?没听过,我是长江路小学的,不过就快毕业升初中了,怎么样,你不是要打架吗?打听这么清楚干吗?不会准备被我打了,好去告我们老师吧?”“靠,小学啊?我屁的告你们老师,你丫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中学的实力,你俩一起上吧……”说完就准备一冲上前开打,而天风也兴奋的做好了干架的准备,突然,那个女孩一下拉住了正要上前的男孩,男孩去势明显一顿,刚要口吐脏话,可一看到是自己的妹妹,还没出口的脏话一下就硬咽了回去,还差点岔了气,咳嗽了两声,刚要问妹妹怎么回事,就听妹妹简单的说了几个:“我们走!”男孩刚要申辩几句,见妹妹已是一脸寒霜,立马再次把话咽了回去,倍感窝囊的跟在妹妹身后,也不说个场面话,甚至连眼都没再看过楚家兄弟俩。而天风也被搞的一脸茫然,天域也不解的问道:“二哥,这,这个架不,不打了吗?”好一会,天风才反应过来,呸的一口,道:“什么玩意,雷声大雨点小, 甘肃快三还什么霸王超, 内蒙古快3简直就是个超级王八, 内蒙古快三小子别走, 福建快3我……”已经走出有些距离的女孩突然回头,盯住天风,眼中的寒光乍现,这才让天风仔细看清她的脸,小孩子虽然还不懂什么丑美,但只觉得眼前的女孩真是好看,而且,而且居然有种自己不敢正视的感觉,特别是那眼神,有若实质般罩向自己,看的自己是后背发凉,简直让人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狠话放到半截,也是硬生生的被阻了回去。当女孩走远,天风才被天域的话语拉回神来:“二哥,我们还下去逮鱼吗?”说着就低头看着水池里游来游去的金鱼,等着二哥的回话。看着三弟还是一脸木讷,也懒得跟他解释,同时也再没有了原来的兴致,也不招呼弟弟,一声不吭地就往回走,一路上很是郁闷的怎么也想不明白,凭自己的‘身手’和打架经验,这么连个女孩都怕,甚至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不错,和楚家兄弟碰面的男孩女孩就是秦念超和秦念然兄妹俩。“妹妹,干吗拉我走啊?为什么不让我教训教训那俩小子?嘿嘿,不过也解气了,那个臭屁小子被妹妹看了眼也变成小鸡似的,哈哈,看来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哈哈……,不过解气归解气,还是没实际暴扁他一顿来的爽……”念然没好气地看了眼自己的哥哥,道:“有什么好打的,一个傻子两个粗人!”念超一听心想也对,遂同意地说道:“呵呵,妹妹说的对,咱是什么身份,何必跟什么傻子啊,粗人啊计较,咱们‘大人’就不计他们小人过了!对了,他们是什么人啊,又是傻子又是粗人的?”念然一听到哥哥傻子,傻子的喊个不停,没来由的一阵心烦,自己当然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楚放山的二孙子,一个当然就是和自己订婚的傻子楚天域。说完,新闻资讯正感觉自我良好的念超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来,拨了指头算了好半天,才向妹妹不解地问道:“妹妹,你刚刚说一个傻子两个粗人,那,那好像就应该是三人啊?他们才两个,还有一个是谁?难道他们还有埋伏?”念然一副被你打败的眼神扫了眼自己的哥哥,口中轻吐:“白痴……”“什么?白痴?还有一个白痴吗?他们到底埋伏了多少人?哎呀,那刚刚岂不是好险?啊,还是妹妹厉害,发现的早,没让哥哥中他们埋伏吃亏,不过妹妹,我怎么有点想不通,好像是我们先到那里的,他们什么时候布置埋伏的,而且怎么会提前知道要和我们起冲突的?喂,妹妹,你走那么快干吗?等等哥哥啊!”没理比白痴强不了多少的哥哥,只顾疾步前走的念然喃喃自语道:“我是怎么了?怎么老感觉的刚刚有什么不对劲?”想着,突然身体一震,脑中立马浮现出了刚刚的一幕,在自己运用冰心玉诀发出寒气之时,对面的天风明显受到了压迫,而那个自己指腹为婚的傻子老公居然什么事都没有,还很有心情的在地上捡了跟枯枝捅入水里逗鱼玩。就算他是傻子,没看到自己的眼神,但她正面放出的周身寒气,只要是人,都应该感受的到,难道他傻的连反应神经都没有,还是……有了疑惑,念然立马折身回返,准备求证。“呵呵,妹妹等等我就行了,也不用回来接我啊!咦,妹妹你又到哪去?不是回去吗?喂,妹妹,你等等我啊……”……又逗弄了会金鱼,见二哥还没回答,天域抬头正准备找二哥,突然发现鱼池边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心下立马着急了开来,举目四望,希望看到自己二哥的身影,同时口中不停高喊着二哥,希望二哥突然从某个地方窜出来,是跟自己捉迷藏,好吓自己一跳,可喊了好一会,也没音讯,焦急之下,只好凭着记忆按原路往回赶,看能不能碰上二哥。好不容易找到楼前,天域一路上东张西望,突然看到前面围着一群十几个孩子,中间的一个依稀就是二哥,可还没看清,就被外围的孩子给挡了起来,天域心下一喜,也没多想,立马跑了过去,还大声喊着:“二哥~~”等到面前才尴尬地发现,中间那个根本不是二哥,只是脸庞长的有几分相象。而原来在旁边聚在一起的十几个小孩突然被这么个高喊着二哥的孩子打断,纷纷都停了下来,仔细打量来人,并相互看着,以为自己众人中真有那个是他的二哥。那个和二哥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孩子突然说道:“二哥这里没有,不过表哥倒是有两个……”天域也认出了说话之人,还真是自己的表哥,他就是二爷爷家的楚天傲,身边站的还有二表哥楚天杰和小表妹楚云娜,以及好多二爷爷亲戚家的小孩,自己在宴会上随着大哥、二哥都见过,听大哥说二爷爷不听爷爷的话,所以自己家很少跟他们来往,自己也是偶尔能在太老奶奶的寿辰上见个几面,而以前的寿辰都没这么隆重,所以也都是匆忙罩个面罢了。遂紧张地轻声说道:“大,大表哥好,二,二表哥好,表,表,表,表妹好……”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二表哥,楚天杰一声阴阳怪气的口气打断:“还‘表,表,表,表妹好……’,会不会说话啊?看你个白痴样,你就是传说中楚家百年不出的那个傻子吧,刚刚在大厅看你人模狗样的,还真以为你好了呢?没想到一张嘴啊,不仅白痴,还全身泛着傻气,你个傻冒,大家来看啊,这就是我们家的傻子弟弟,哈哈哈哈……”天域被他的学舌和话语说的满脸通红,特别是看到众人一起的嘲笑,尤其是自己表妹那咯咯银铃般的笑声格外地刺耳,天域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愤怒,以前是有人说过自己是傻子,但那都是些外人,而且在二哥的拳头下,学校里已经没有人在敢惹自己,而回到家,则是受到全家的百般宠爱,哪曾受到过如此的当面侮辱。激动下,结结巴巴的更加说不清楚地说道:“你,你,你们怎么,怎么这样说,我,我,妈妈说过,我,我不是,不是傻,傻,傻子……”没想这反而引起了更大的笑声,楚天杰捧腹说道:“哈哈,笑死我了,‘我,我,妈妈说过,我,我不是,不是傻,傻,傻子’,傻子居然说自己不,不,不,哦不傻,哈哈哈哈……”楚云娜也笑弯了腰,嘴里都喘不过气的说道:“真是个傻子,呵呵,听他说话真是太好笑了!”唯一没怎么笑的楚天傲,看见天域在自己众人的嘲笑下,脸色已经由最初的羞愧之色变的越来越青,而且全身颤抖,像是愤怒到了极点,特别是他那双眼睛,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浑身的不自在,想想自己弟弟也是太过分了,刚要摆手阻止,就被一声悦耳但却带着寒气的声音抢先说道:“呵,今天可让我看到了件更好笑的事,一群傻瓜居然还恬不知耻、自鸣得意的笑话别人是傻子……”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宁夏11选5